醉意上头

是云是壤:

李易峰有两个微信号,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本来嘛,作为明星,要的就是左右逢源,既然有了利益往来,名利场里逢场作戏,萍水相逢也可称兄道弟,加个微信以示亲密,再自然不过。可这交情到底浅薄,比不上多年的密友和血浓于水的家人,这时,小号,或者说私人号就显得尤为重要。


李易峰的私人微信里加的好友很少。因此有时他好不容易更新一条了,一时半会也没人评论点赞。


但时值国庆假期,几个年少相识的素人朋友也难得有了闲时闲心,很快在好友圈里对他最新的更新指手画脚起来。


李易峰的更新是一张照片,没有多余配字。画面冷不丁一看,竟也是黑魆魆一片,唯有几点光斑陆离诡谲,隐隐烁烁。


内容简单到令人发指,但好在定位详细。便也能让隔着一道海湾,位于另一块陆地上的朋友明白,哦,这拍的是酒吧啊!


于是一堆直男便在评论里指点吐槽,这照片拍的是如何不好,这采光这调色这滤镜搭配的是如何不当。


可那些人里……


那些人里并没有陈伟霆。


哦,陈伟霆还算的上是直男吗?


无论是他不得不承认的事实还是有待商榷的思考,都足以让李易峰感到心中悒郁,难以排解,于是索性“啪”的一声倒扣住手机,不再苦苦刷新,而是伸手拿起桌上一杯所剩无几的残酒,仰头喝了个干净。


他精巧圆润的喉结利落一滚,酒入愁肠,又是一番相思。


他在想陈伟霆。


平日里两人不是分别在天南海北,就是隔了万里重洋。这次好不容易能位于同一个小小的城市,他还偏偏使了性子,不言不语跑到这里来,活该害这相思病,受着相思苦,还真是自作自受。


可是不使性子又怎么办呢?眼看着陈伟霆跟他的兄弟们嬉笑怒骂,哄闹作一团,而那个他眼生的日本御姐,更是和陈伟霆你来我往,聊的合拍。他身份尴尬,坐在那自然不痛快,只得跑出来呼吸点新鲜空气——无法和陈伟霆共享的新鲜空气。


怪谁呢?李易峰总不能怪自己真心拳拳,又舍不得怪陈伟霆。只能怪天意造化。


若不是某次醉酒,两人意乱情迷,神思昏昏,暧昧气氛过了度,痴缠深吻过了头。


若不是一人带着几分奢望侥幸,一人带着优柔温存,心照不宣了这段建立在兄弟感情上的肉体联系,也不至于不清不楚这么久。


久到让他给自己的定位不够清晰,久到让他有些相信他和陈伟霆是彼此相爱的关系,久到让他失了严谨与小心翼翼,就这么猛然迈过了界。


又不是正牌男友,打翻什么醋坛子?还指望陈伟霆看了微信,直接撂下他的朋友和那个日本美人来找你么?


不要说你的暗示太过含蓄,就算直接这条更新仅陈伟霆可见,他也不会来找你的!


李易峰自嘲的笑了笑。正想再喝一杯酒,才发现酒瓶和玻璃杯都已经空了。


可是他为什么没醉?为什么还能真切感受到悲伤和难过,但他好像又是醉了,不然为什么觉得大步向他走来的这个人是这么像陈伟霆呢?


李易峰目光迷离地看着他掀开包间前一段似断非断,似隔非隔的玻璃珠帘向他走近,便也受了蛊惑般起身,不料酒劲上头,双腿也发软,一时没有站稳,仓皇跌入了眼前人的怀里。


李易峰抬眼,只见眼前人五官浓如泼墨,长眉乌黑,俊眼点漆,酒吧光影晦暗,他的目光也明灭闪烁,一时像是天空放了晴,一时又是积了云。不是陈伟霆又是谁呢?


何况他一手勾着他的腰。一手虚握着他的手腕,以李易峰对外界的敏感,他不会允许别人就这么与他进行算得上亲密的身体接触的。


陈伟霆看着李易峰醉眼朦胧,脸颊绯红,原本想说的一股脑乱七八糟的,发泄自己情绪的也好,训斥李易峰的也好,都变得毫无意义起来了,只好柔声细语,“我们回去好不好?”


李易峰是想使性子,作一下,闹一下的,陈伟霆这番体贴,反而让他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更为不开心起来。


“不要,我不回去!”他扭着被陈伟霆抓住的手腕,妄图把手臂抽回来。虽然力量本来的悬殊和两人现在一人清醒一人醉的状态,使他的想法变得不那么可能实现,但他自得其乐玩这游戏。


可陈伟霆却偏偏主动把手松开了。


桎梏一松,李易峰本该心满意足的,心头蓦然涌上一股酸楚,竟是更失落了。


“百惠是大喜的朋友,我们在这儿几天住的地方就是她的房产。”陈伟霆似乎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很认真解释道,“她不光借了我们房子,还给大喜借了,还给大伦借了,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


陈伟霆说的很有道理,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那百惠又是个热情的人,帮助大喜是主要的,给他俩借房子住,不过是个顺水人情,他又什么好生气的呢。


但是他真的只是为这个生气吗?只是积攒叠加的抑郁与不安的感情突然找到了罅隙缺口,然后势不可挡地推开阀门,涌了出来而已。


这种感情说不清道不明,尤其两人之前老早就达成了不越界的共识,愈发显得他的生气任性毫无缘由,莫名其妙。


李易峰觉得委屈,喉头干涩,欲语的埋怨,欲诉的衷肠,都轻飘飘无力,还不如不说,于是索性沉默不语。


陈伟霆看他态度似乎软化下来,就想牵起他的手往回走,不想李易峰态度坚决,四肢僵着,完全没有舒展的意思。


陈伟霆皱起了眉,看着李易峰垂下眼帘,睫毛一颤一颤,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没来由一阵难受酸涩,想抱着他,强吻他,可他向来是个理智体贴的人,不会任由这种冲动发酵。他自暴自弃地加重了语气,“你还不回去?喝醉了酒,大半夜,还一个人,你要待在酒吧干什么?”


他的本意是说待在酒吧并没有意义,但李易峰一听,却倏地警惕地睁圆了眼,突然推了他一把,“要你管,今天晚上我跟谁上床,又跟谁过夜,你有什么资格管?”


“谁说我没资格!”陈伟霆堪堪站稳,立即反驳回去,“我……”


有什么话语和情感突然欲破土而出,可抬眼看见李易峰那双饱含期待的眼,又有了犹豫退缩。


他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周围,男来女往,酒绿灯红,杯深琥珀浓,未醉意先融。这些纵情肆意,纸醉金迷的日本友人,并没注意到有两个外国人,在异国他乡,用着他们听不懂的语言在争吵。


然而即使醉了酒,李易峰仍是了解陈伟霆的,他的略一迟疑,目光稍有熔融,唇线微微的放松,都能被他注解出千言万语。


他灰心了,失望了。虽然长久的肉体联系,早已使两人在情感和心灵上到达了质变,然而现实总是使人无力的。


他不看陈伟霆,诺诺连声,含糊不清地说了句,“陈伟霆,你,你可真是个胆小鬼!”就要迈步往外走,一步一步走得跟做梦似的,双脚没有着力点,也不知步履是快是慢,是了无牵挂,还是留恋不舍。


眼看就要去下台阶了,却听陈伟霆急切道,“等等。”


陈伟霆牵住了他的手,继而用力把他往里拽。


忽然鸣跸珠帘卷,风碎串珠响珊珊。外面的陆离光影被水晶珠翠那么一晃,愈发朦胧摇曳起来。


陈伟霆顺势把李易峰压在墙上,困于自己怀里窄窄的一方天地,又低头猛亲了他一下。


像是主人蓦地牵起了断落的风筝线,李易峰失落的心突然剧烈一跳,鼓满了猎猎劲风似的要飞出胸膛。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牙关未启,只让陈伟霆焦躁卖力地把他嘴唇咬噬了个遍。


“谁说我是胆小鬼!”他恶狠狠地不甘道。


“反正不是我。”李易峰迷迷糊糊的,说话也有点孩子气的撒娇。


陈伟霆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又去吻李易峰,舌尖一点一点进入,温柔缠绵地去爱抚在他怀里永远温顺的人。


他一手掐着李易峰的腰,一手虚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心跳的跳动好像是时钟的指针,一下一下,有条不紊,沉着可靠,可那节奏分明像是一阵滂沱大雨,哗哗啦啦地突如其来,猛地淋湿了李易峰。


明知道前路漫漫,夜色凉薄,以前含糊不清也就罢了,这下彼此心意相通,再抽身而退只会愈发艰难,他也义无反顾,心甘情愿受这洗礼。


李易峰抱住陈伟霆,把他往自己怀里揽,嘴上却喘着气道,“有,有狗仔怎么办?”


陈伟霆轻轻咬了一下他的下唇,好惩戒他的不专心,继而两手捧住李易峰的脸,落下细细密密的亲吻。轻轻笑道,“那我……就把你藏起来。”


陈伟霆的手很大,手形窄厚,手指细长,加上李易峰本来也是巴掌大的脸,陈伟霆的双手便如树叶包裹住花苞般掩藏起了李易峰的容貌。这么一来,外人还真不好猜测陈伟霆亲吻的人是哪样的长相,可高瘦的身骨和大方的体态却又是骗不了人的。


李易峰踢了踢陈伟霆小腿骨,无奈却又得意,“真啊傻,你……”


陈伟霆便顺势捏了捏李易峰肌肤柔软的脸蛋,俯身在他耳边很低地说,“那我们就回去……嗯?”


他的尾音永远蛊惑撩人,一点港岛灯火阑珊意,夜色光与影。


李易峰点了点头,轻声道“嗯……”


第一辆车


第二天一早














( 。ớ ₃ờ)ھ:
之前的点梗了。包括喜闻乐见吃醋梗,勉强可算双向暗恋梗??微博体位梗???还有峰峰踩霆哥的脚做饭这个梗。呜呜,太甜了。写不出来那么温暖的感觉,只能哭泣和脑补。(ಥ_ಥ) 

评论

热度(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