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猫【上】

是云是壤:

*不是rps。


陈伟霆养了一只猫。


毛色雪白无垢,粉鼻圆圆微润,一双眼琥珀色,在阳光下玻璃似得通透,蜜糖似得莹亮。


尽管不知是什么品种,但它依旧优雅,美丽,娇矜,高贵。别人逗弄,它不过来,陈伟霆招手,它却步履轻盈,靠着软绵绵的肉垫,悄无声息得便蹿上了陈伟霆的膝头,然后脑袋微微扬起,伸出舌尖对着他的尖削下巴便是一阵舔舐。


它时常打直着尾巴,绕着陈伟霆打转,又柔顺乖巧地蹭他的裤腿,让陈伟霆留恋不舍,非得蹲下身来,又摸又抚,又亲又哄,在怀里圈住了,抱回卧室,眼见着它重新钻入自己床上犹带暖意的被窝里去,才能狠下心去上班。


陈伟霆觉得他跟一只猫这么腻歪,挺不可思议的,更何况还是一只来路不明的猫。


某天一早,就蜷成毛茸茸,白花花的一团,瑟瑟发抖地睡在了他家门口,让他也舍不得就那么送到流浪猫救助站去,索性自己收养了它。


作为一个成功却单身的男人,他把很多的爱以及很多的钱,都慷慨地给予了这只美丽的猫咪:最好的牛奶,最好的猫粮,最好的护理,最好的玩具。(他给它买了一只香奈儿皮质小老鼠玩具,尽管它似乎不是那么喜欢。)


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只需要跟这只猫生活一辈子,成不成家无所谓。但是,又怎么可能呢?毕竟一只猫的寿命只有十几年,而他想拥有一份足以相伴终生的长久的爱情。


不过,他觉得自己近日找到了。


那是个叫李易峰的青年,年纪比他只小一两岁,然而带着酒窝的小圆脸却还有些青涩的少年气,皮肤牛奶一般,白皙又有光泽,头发蓬松柔软,想必摸起来手感会和他的猫一样好。


想必?


是的。想必。


陈伟霆还没有和他见面过,每次都是通过微信或者视频。他也是邀请他出门一起喝咖啡看电影过的,但对方总是很为难,很不好意思一样。


陈伟霆有些意外,因为他分明感到对方是喜欢自己的,隔着屏幕也是一副求抱抱求亲亲的贪婪样子,跟嗷嗷求食的小猫一样。看到陈伟霆笑,自己也忍不住笑,听到他哄他,耳尖便发红,又流露出猫咪餍足的神情。


陈伟霆有时会怀疑他把对猫的爱,转移到了李易峰身上,为此他颇不好受,觉得对不住李易峰,又不知该如何跟李易峰谈这件事。
倒是李易峰善解人意,老早就问他是不是养了宠物,他便向他说养猫的一些甜蜜的烦恼,觉得今日它太傲娇了,是不是最近自己太忙了,没法照顾它的缘故,它不喜欢自己了。


这时李易峰便会学着小猫咪咪叫的那种甜腻发音,细柔柔地说,“不是这样,主人,我就是……就是……害羞。”把陈伟霆逗得直乐,心又棉花糖似的软陷下来。


他觉得比起猫,他还是更喜欢聪明又可爱的李易峰吧!


可是这样又对不起他的猫。


陈伟霆想,李易峰是他的猫就好了。


——


这一天,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钱包,中途开车回家,一边开着微信,单指噼里啪啦打字,和李易峰继续聊天,一边一路从玄关鞋柜搜寻到客厅沙发,想要找钱包。


他多半的心思都在李易峰身上,因此找钱包反倒漫不经意,有一茬没一茬的随意翻找着,也没发多大声响。


他让李易峰给他发语音,或者视频,李易峰不答应。


【不行,不行,我现在没穿衣服呢。马上就好了。】


【那就穿衣服了,再聊呗。】


陈伟霆发了一串信息,又踱步去了卧室。卧室静悄悄的,被子凸出一个小山丘似的包。


他禁不住微微一笑,不自觉走过去,想要抱一会他的猫。


可他把手探进去,竟然没猫?


微信提示音突然叮铃一响。


【威廉,你现在在哪?】


但陈伟霆没注意到这条信息,他只是一愣,目光下意识四处搜寻他的猫的身影,却见衣柜门开着,露出一条蓝布牛仔裤的半个裤腿。


【威廉,我衣服穿好了,你快看看我!】


【嗯嗯,我看看你。】


他话虽这么说,但由于心里疑惑,只是一味走到衣柜那去,在外站定,静听那隐隐约约的窸窣的声响。


像是有只猫在里面淘气地追逐毛线球,又像是有人在偷偷摸摸地穿衣服。


【威廉,威廉,你停下来看看我啊!!你怎么不看看我?】


【嗯。我看你。】


他猛然拉开衣柜滑门。


他看见了他的猫。


——


李易峰人鱼也似得坐在衣柜里,牛仔裤只套上了一只裤腿,还有一只裤腿布料堆在膝盖处,露出骨肉匀停,线条流畅的白皙滑腻的大腿,好像能发光一样。


只不过,他没有穿内裤。秀气的×器软绵绵垂着,因着陈伟霆不加掩饰的赤裸的打量,而蠢蠢欲动地鼓涨。


李易峰当即面色绯红,耳尖滴血。


哦,都怪他衣衫不整,穿着陈伟霆时尚潮流的oversize圆领衫,露出大半个弧度圆润饱满的肩头,肩颈处凹下去一大块,锁骨料峭笔直,若隐若现。


这是多么狼狈的样子,更狼狈的是他的猫耳朵和尾巴还没收回去,前者从发梢里露出毛绒绒的耳尖尖,微微颤抖着不说,后者还情不自禁直直地小幅度摇晃,竟没有偃旗息鼓的安分样子。


“喵喵喵……”李易峰想说话,可出声却是小猫撒娇似的叫声。


他眼光一闪,羞愧得低下头去。


“喵呜……”


陈伟霆目光便突然沉了下去,仿佛猎豹一般,让同是猫科动物的他,感到隐隐害怕。连忙拿起手机,噼里啪啦打一串汉字。


【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我中了女巫的魔法,要靠人类的气息,才能维持人形。所以我才穿你的衣服!】


陈伟霆看着屏幕,挑了挑眉,呵了一声,不说话。


李易峰更着急了,【不然,我话也不会说,我……】


也许是那衣服生了效,李易峰情急之下突然发出了一声“威廉……”


也不知多年幼的小奶猫成精,才有这么一声带着奶味,带着蜜意,甜的,纯的,香的声音。


陈伟霆眼里的光闪了闪,黑睫毛颤了颤。


李易峰又一声,近似哽咽的哭腔,委委屈屈得,“威廉哥~”


陈伟霆丢了手机,逼过来,突然鼻尖对着鼻尖,蹭来蹭去。就像平时他每次上班前,对他的猫所做的那样。


李易峰身体一僵,当即下意识想像平时那样,去舔陈伟霆刚刚长出微青胡茬的下巴,可脖子还未伸长,便忍不住喵得一声交唤,顺声停下了微吐舌尖的动作。


陈伟霆捉住了他前端翘着的那根,又捉住了他屁股后的长长的尾巴。


是要惩罚他吧?是的,怎么能不惩罚他呢?


李易峰想着,便情不自禁红了眼眶,眼睛雾水濛濛一片,盈盈湖光也似。看的陈伟霆下腹一紧。


他亲了亲李易峰的粉粉的薄唇,强令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样深沉沙哑,染着明晃晃的欲望,“傻猫,人类的气息不是这样获得的。”


“啊?”李易峰张大了嘴,于是便收获了一个唇舌交缠,呼吸过渡的吻。


陈伟霆说,“原来你是我的猫。”

评论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