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儿:

你们很好 我也很好~
坚定真爱党不动摇 希望可以再爱你们很久很久很久!

十年心。:

让大家失望了,这张图原片就长这样,看个意境吧。(打了logo 所以勿二改即可)

简直是如梦似幻的一天,说几个触动我的小细节好了。

>>>你叫的名字最好听
李易峰走上红毯没多久就开始和主持人互动,主持人说“峰峰今天是为了好朋友来的”,然后他就笑了,说了“威廉”。
讲真他后面说的话我都没记住,这是我第一次亲耳听到他这么叫陈伟霆,我甚至希望这两个字以后就留给李易峰专享好了。
然后说到拍戏受伤,他叫人家“注意身体早日康复”也是一脸娇嗔我也不太懂是为什么了,自己的男人自己管好好吗。

>>>随便你们拍
入场之后两位白马王子就自然而然坐在一起了,一群媒体带着打光板和大炮围在他们前面,之前在北京Vogue上出现过的正宫娘娘范儿立马再现。大家应该已经看到很多媒体拍的了,我想说,他俩自成一圈,旁边的明星和嘉宾都默默退散了好吗,所以两个人坐了三张椅子嘛。

>>>说不完的悄悄话
正式看电影之前有一段时间,两个人完全旁若无人,陈伟霆的头从头到尾没转向过除了李易峰之外的方向,李易峰除了面向前方就是看着他(我站在他俩背后通过后脑勺判断),陈伟霆说着说着就笑了,真的超宠,真的超甜,于是我隔壁的工作人员小姐姐也打开了手机拉近镜头对准他俩拍起了小视频……。
电影开始之后,陈伟霆开始左顾右盼明显在意起来,李易峰应该是很专心地看完了全部,然后给了不错的评价,因为陈伟霆又笑了。

>>>和你一直在一起
首映结束之后是明星嘉宾上四楼的私人活动合照时间,全场一下子一片混乱,只有他俩坐在椅子上交谈。等到别的明星走的差不多了,他俩才一起起身走了,陈伟霆在前面回了好几次头。

如果2015年是初见相识,是“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没想到后来关系那么密切”,那么2017年就是老夫老夫,是“永远不分开的loveu2”。

从活动公布到壹峰信公布行程,我都不相信李易峰会赶来上海参加这个似乎与他关系没那么大的活动,他也是很难得一改往日出席五分钟的作风,从头到尾一直参与。刚和朋友聊到,“你会为了一个同性的别的公司的朋友,专门去参加一场活动吗?”

答案很清楚了。

我觉得峰峰和威廉这两个称呼应该留给他们彼此,所以李易峰和陈伟霆先生,祝你们继续好好相爱,以你们的任何方式。





阿柒柒
6.17

坑好多

皓月逐人近:

……………实不相瞒我连整理这个进度的勇气都没有(。


烟雨明清:



翻了翻归档,猛然发现连《我的秘密》都已经是一年前开的坑了……时间过得好快啊……




稍微整理了下,表示我没有放弃治疗,都会更完的!=v=












坑5 - 玫瑰玫瑰我爱你




CP:启深




进度:~66.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坑4 - 智取青云山




CP:启凡 




进度:未知




 /  /  / 
















坑3 - 我的秘密




CP:霆峰




进度:~9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坑2 - 愿赌服输




CP:启深




进度:还早




 /  /  /  /  /  / 
















坑1 - 心电感应




CP:何瀚x喋喋phone




进度:~6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三千繁华:

晴明x黑晴明
一发补魔

请不要在公共场合点开?

---------------

最后一张是之前微博上流行的无法挣脱的体位ww

手牽手 一起走

飛魚郵票:

|霆峰RPS|


日子 離心力  不眠  演技  報恩  步步驚嚇  我要鬧了  歡喜冤家  我錯了嗎


無用技能  


入戲 出戲


不要搶著當媽媽  明明白白我的心




|霆峰童話|


越難越愛 


聖誕尋鹿驚奇  


親親   




|霆峰架空|


甜星星


聊齋    番外


Down Oh Down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5.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越蘇|


愛你太快樂 01-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上  





醉意上头

是云是壤:

李易峰有两个微信号,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本来嘛,作为明星,要的就是左右逢源,既然有了利益往来,名利场里逢场作戏,萍水相逢也可称兄道弟,加个微信以示亲密,再自然不过。可这交情到底浅薄,比不上多年的密友和血浓于水的家人,这时,小号,或者说私人号就显得尤为重要。


李易峰的私人微信里加的好友很少。因此有时他好不容易更新一条了,一时半会也没人评论点赞。


但时值国庆假期,几个年少相识的素人朋友也难得有了闲时闲心,很快在好友圈里对他最新的更新指手画脚起来。


李易峰的更新是一张照片,没有多余配字。画面冷不丁一看,竟也是黑魆魆一片,唯有几点光斑陆离诡谲,隐隐烁烁。


内容简单到令人发指,但好在定位详细。便也能让隔着一道海湾,位于另一块陆地上的朋友明白,哦,这拍的是酒吧啊!


于是一堆直男便在评论里指点吐槽,这照片拍的是如何不好,这采光这调色这滤镜搭配的是如何不当。


可那些人里……


那些人里并没有陈伟霆。


哦,陈伟霆还算的上是直男吗?


无论是他不得不承认的事实还是有待商榷的思考,都足以让李易峰感到心中悒郁,难以排解,于是索性“啪”的一声倒扣住手机,不再苦苦刷新,而是伸手拿起桌上一杯所剩无几的残酒,仰头喝了个干净。


他精巧圆润的喉结利落一滚,酒入愁肠,又是一番相思。


他在想陈伟霆。


平日里两人不是分别在天南海北,就是隔了万里重洋。这次好不容易能位于同一个小小的城市,他还偏偏使了性子,不言不语跑到这里来,活该害这相思病,受着相思苦,还真是自作自受。


可是不使性子又怎么办呢?眼看着陈伟霆跟他的兄弟们嬉笑怒骂,哄闹作一团,而那个他眼生的日本御姐,更是和陈伟霆你来我往,聊的合拍。他身份尴尬,坐在那自然不痛快,只得跑出来呼吸点新鲜空气——无法和陈伟霆共享的新鲜空气。


怪谁呢?李易峰总不能怪自己真心拳拳,又舍不得怪陈伟霆。只能怪天意造化。


若不是某次醉酒,两人意乱情迷,神思昏昏,暧昧气氛过了度,痴缠深吻过了头。


若不是一人带着几分奢望侥幸,一人带着优柔温存,心照不宣了这段建立在兄弟感情上的肉体联系,也不至于不清不楚这么久。


久到让他给自己的定位不够清晰,久到让他有些相信他和陈伟霆是彼此相爱的关系,久到让他失了严谨与小心翼翼,就这么猛然迈过了界。


又不是正牌男友,打翻什么醋坛子?还指望陈伟霆看了微信,直接撂下他的朋友和那个日本美人来找你么?


不要说你的暗示太过含蓄,就算直接这条更新仅陈伟霆可见,他也不会来找你的!


李易峰自嘲的笑了笑。正想再喝一杯酒,才发现酒瓶和玻璃杯都已经空了。


可是他为什么没醉?为什么还能真切感受到悲伤和难过,但他好像又是醉了,不然为什么觉得大步向他走来的这个人是这么像陈伟霆呢?


李易峰目光迷离地看着他掀开包间前一段似断非断,似隔非隔的玻璃珠帘向他走近,便也受了蛊惑般起身,不料酒劲上头,双腿也发软,一时没有站稳,仓皇跌入了眼前人的怀里。


李易峰抬眼,只见眼前人五官浓如泼墨,长眉乌黑,俊眼点漆,酒吧光影晦暗,他的目光也明灭闪烁,一时像是天空放了晴,一时又是积了云。不是陈伟霆又是谁呢?


何况他一手勾着他的腰。一手虚握着他的手腕,以李易峰对外界的敏感,他不会允许别人就这么与他进行算得上亲密的身体接触的。


陈伟霆看着李易峰醉眼朦胧,脸颊绯红,原本想说的一股脑乱七八糟的,发泄自己情绪的也好,训斥李易峰的也好,都变得毫无意义起来了,只好柔声细语,“我们回去好不好?”


李易峰是想使性子,作一下,闹一下的,陈伟霆这番体贴,反而让他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更为不开心起来。


“不要,我不回去!”他扭着被陈伟霆抓住的手腕,妄图把手臂抽回来。虽然力量本来的悬殊和两人现在一人清醒一人醉的状态,使他的想法变得不那么可能实现,但他自得其乐玩这游戏。


可陈伟霆却偏偏主动把手松开了。


桎梏一松,李易峰本该心满意足的,心头蓦然涌上一股酸楚,竟是更失落了。


“百惠是大喜的朋友,我们在这儿几天住的地方就是她的房产。”陈伟霆似乎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很认真解释道,“她不光借了我们房子,还给大喜借了,还给大伦借了,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


陈伟霆说的很有道理,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那百惠又是个热情的人,帮助大喜是主要的,给他俩借房子住,不过是个顺水人情,他又什么好生气的呢。


但是他真的只是为这个生气吗?只是积攒叠加的抑郁与不安的感情突然找到了罅隙缺口,然后势不可挡地推开阀门,涌了出来而已。


这种感情说不清道不明,尤其两人之前老早就达成了不越界的共识,愈发显得他的生气任性毫无缘由,莫名其妙。


李易峰觉得委屈,喉头干涩,欲语的埋怨,欲诉的衷肠,都轻飘飘无力,还不如不说,于是索性沉默不语。


陈伟霆看他态度似乎软化下来,就想牵起他的手往回走,不想李易峰态度坚决,四肢僵着,完全没有舒展的意思。


陈伟霆皱起了眉,看着李易峰垂下眼帘,睫毛一颤一颤,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没来由一阵难受酸涩,想抱着他,强吻他,可他向来是个理智体贴的人,不会任由这种冲动发酵。他自暴自弃地加重了语气,“你还不回去?喝醉了酒,大半夜,还一个人,你要待在酒吧干什么?”


他的本意是说待在酒吧并没有意义,但李易峰一听,却倏地警惕地睁圆了眼,突然推了他一把,“要你管,今天晚上我跟谁上床,又跟谁过夜,你有什么资格管?”


“谁说我没资格!”陈伟霆堪堪站稳,立即反驳回去,“我……”


有什么话语和情感突然欲破土而出,可抬眼看见李易峰那双饱含期待的眼,又有了犹豫退缩。


他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周围,男来女往,酒绿灯红,杯深琥珀浓,未醉意先融。这些纵情肆意,纸醉金迷的日本友人,并没注意到有两个外国人,在异国他乡,用着他们听不懂的语言在争吵。


然而即使醉了酒,李易峰仍是了解陈伟霆的,他的略一迟疑,目光稍有熔融,唇线微微的放松,都能被他注解出千言万语。


他灰心了,失望了。虽然长久的肉体联系,早已使两人在情感和心灵上到达了质变,然而现实总是使人无力的。


他不看陈伟霆,诺诺连声,含糊不清地说了句,“陈伟霆,你,你可真是个胆小鬼!”就要迈步往外走,一步一步走得跟做梦似的,双脚没有着力点,也不知步履是快是慢,是了无牵挂,还是留恋不舍。


眼看就要去下台阶了,却听陈伟霆急切道,“等等。”


陈伟霆牵住了他的手,继而用力把他往里拽。


忽然鸣跸珠帘卷,风碎串珠响珊珊。外面的陆离光影被水晶珠翠那么一晃,愈发朦胧摇曳起来。


陈伟霆顺势把李易峰压在墙上,困于自己怀里窄窄的一方天地,又低头猛亲了他一下。


像是主人蓦地牵起了断落的风筝线,李易峰失落的心突然剧烈一跳,鼓满了猎猎劲风似的要飞出胸膛。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牙关未启,只让陈伟霆焦躁卖力地把他嘴唇咬噬了个遍。


“谁说我是胆小鬼!”他恶狠狠地不甘道。


“反正不是我。”李易峰迷迷糊糊的,说话也有点孩子气的撒娇。


陈伟霆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又去吻李易峰,舌尖一点一点进入,温柔缠绵地去爱抚在他怀里永远温顺的人。


他一手掐着李易峰的腰,一手虚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


心跳的跳动好像是时钟的指针,一下一下,有条不紊,沉着可靠,可那节奏分明像是一阵滂沱大雨,哗哗啦啦地突如其来,猛地淋湿了李易峰。


明知道前路漫漫,夜色凉薄,以前含糊不清也就罢了,这下彼此心意相通,再抽身而退只会愈发艰难,他也义无反顾,心甘情愿受这洗礼。


李易峰抱住陈伟霆,把他往自己怀里揽,嘴上却喘着气道,“有,有狗仔怎么办?”


陈伟霆轻轻咬了一下他的下唇,好惩戒他的不专心,继而两手捧住李易峰的脸,落下细细密密的亲吻。轻轻笑道,“那我……就把你藏起来。”


陈伟霆的手很大,手形窄厚,手指细长,加上李易峰本来也是巴掌大的脸,陈伟霆的双手便如树叶包裹住花苞般掩藏起了李易峰的容貌。这么一来,外人还真不好猜测陈伟霆亲吻的人是哪样的长相,可高瘦的身骨和大方的体态却又是骗不了人的。


李易峰踢了踢陈伟霆小腿骨,无奈却又得意,“真啊傻,你……”


陈伟霆便顺势捏了捏李易峰肌肤柔软的脸蛋,俯身在他耳边很低地说,“那我们就回去……嗯?”


他的尾音永远蛊惑撩人,一点港岛灯火阑珊意,夜色光与影。


李易峰点了点头,轻声道“嗯……”


第一辆车


第二天一早














( 。ớ ₃ờ)ھ:
之前的点梗了。包括喜闻乐见吃醋梗,勉强可算双向暗恋梗??微博体位梗???还有峰峰踩霆哥的脚做饭这个梗。呜呜,太甜了。写不出来那么温暖的感觉,只能哭泣和脑补。(ಥ_ಥ) 

简直有毒!

四个肚脐眼:

跟风画个oppo 还有那个动作梗 

请确定没领导同事家长老师窥屏再观看

他的猫【上】

是云是壤:

*不是rps。


陈伟霆养了一只猫。


毛色雪白无垢,粉鼻圆圆微润,一双眼琥珀色,在阳光下玻璃似得通透,蜜糖似得莹亮。


尽管不知是什么品种,但它依旧优雅,美丽,娇矜,高贵。别人逗弄,它不过来,陈伟霆招手,它却步履轻盈,靠着软绵绵的肉垫,悄无声息得便蹿上了陈伟霆的膝头,然后脑袋微微扬起,伸出舌尖对着他的尖削下巴便是一阵舔舐。


它时常打直着尾巴,绕着陈伟霆打转,又柔顺乖巧地蹭他的裤腿,让陈伟霆留恋不舍,非得蹲下身来,又摸又抚,又亲又哄,在怀里圈住了,抱回卧室,眼见着它重新钻入自己床上犹带暖意的被窝里去,才能狠下心去上班。


陈伟霆觉得他跟一只猫这么腻歪,挺不可思议的,更何况还是一只来路不明的猫。


某天一早,就蜷成毛茸茸,白花花的一团,瑟瑟发抖地睡在了他家门口,让他也舍不得就那么送到流浪猫救助站去,索性自己收养了它。


作为一个成功却单身的男人,他把很多的爱以及很多的钱,都慷慨地给予了这只美丽的猫咪:最好的牛奶,最好的猫粮,最好的护理,最好的玩具。(他给它买了一只香奈儿皮质小老鼠玩具,尽管它似乎不是那么喜欢。)


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只需要跟这只猫生活一辈子,成不成家无所谓。但是,又怎么可能呢?毕竟一只猫的寿命只有十几年,而他想拥有一份足以相伴终生的长久的爱情。


不过,他觉得自己近日找到了。


那是个叫李易峰的青年,年纪比他只小一两岁,然而带着酒窝的小圆脸却还有些青涩的少年气,皮肤牛奶一般,白皙又有光泽,头发蓬松柔软,想必摸起来手感会和他的猫一样好。


想必?


是的。想必。


陈伟霆还没有和他见面过,每次都是通过微信或者视频。他也是邀请他出门一起喝咖啡看电影过的,但对方总是很为难,很不好意思一样。


陈伟霆有些意外,因为他分明感到对方是喜欢自己的,隔着屏幕也是一副求抱抱求亲亲的贪婪样子,跟嗷嗷求食的小猫一样。看到陈伟霆笑,自己也忍不住笑,听到他哄他,耳尖便发红,又流露出猫咪餍足的神情。


陈伟霆有时会怀疑他把对猫的爱,转移到了李易峰身上,为此他颇不好受,觉得对不住李易峰,又不知该如何跟李易峰谈这件事。
倒是李易峰善解人意,老早就问他是不是养了宠物,他便向他说养猫的一些甜蜜的烦恼,觉得今日它太傲娇了,是不是最近自己太忙了,没法照顾它的缘故,它不喜欢自己了。


这时李易峰便会学着小猫咪咪叫的那种甜腻发音,细柔柔地说,“不是这样,主人,我就是……就是……害羞。”把陈伟霆逗得直乐,心又棉花糖似的软陷下来。


他觉得比起猫,他还是更喜欢聪明又可爱的李易峰吧!


可是这样又对不起他的猫。


陈伟霆想,李易峰是他的猫就好了。


——


这一天,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钱包,中途开车回家,一边开着微信,单指噼里啪啦打字,和李易峰继续聊天,一边一路从玄关鞋柜搜寻到客厅沙发,想要找钱包。


他多半的心思都在李易峰身上,因此找钱包反倒漫不经意,有一茬没一茬的随意翻找着,也没发多大声响。


他让李易峰给他发语音,或者视频,李易峰不答应。


【不行,不行,我现在没穿衣服呢。马上就好了。】


【那就穿衣服了,再聊呗。】


陈伟霆发了一串信息,又踱步去了卧室。卧室静悄悄的,被子凸出一个小山丘似的包。


他禁不住微微一笑,不自觉走过去,想要抱一会他的猫。


可他把手探进去,竟然没猫?


微信提示音突然叮铃一响。


【威廉,你现在在哪?】


但陈伟霆没注意到这条信息,他只是一愣,目光下意识四处搜寻他的猫的身影,却见衣柜门开着,露出一条蓝布牛仔裤的半个裤腿。


【威廉,我衣服穿好了,你快看看我!】


【嗯嗯,我看看你。】


他话虽这么说,但由于心里疑惑,只是一味走到衣柜那去,在外站定,静听那隐隐约约的窸窣的声响。


像是有只猫在里面淘气地追逐毛线球,又像是有人在偷偷摸摸地穿衣服。


【威廉,威廉,你停下来看看我啊!!你怎么不看看我?】


【嗯。我看你。】


他猛然拉开衣柜滑门。


他看见了他的猫。


——


李易峰人鱼也似得坐在衣柜里,牛仔裤只套上了一只裤腿,还有一只裤腿布料堆在膝盖处,露出骨肉匀停,线条流畅的白皙滑腻的大腿,好像能发光一样。


只不过,他没有穿内裤。秀气的×器软绵绵垂着,因着陈伟霆不加掩饰的赤裸的打量,而蠢蠢欲动地鼓涨。


李易峰当即面色绯红,耳尖滴血。


哦,都怪他衣衫不整,穿着陈伟霆时尚潮流的oversize圆领衫,露出大半个弧度圆润饱满的肩头,肩颈处凹下去一大块,锁骨料峭笔直,若隐若现。


这是多么狼狈的样子,更狼狈的是他的猫耳朵和尾巴还没收回去,前者从发梢里露出毛绒绒的耳尖尖,微微颤抖着不说,后者还情不自禁直直地小幅度摇晃,竟没有偃旗息鼓的安分样子。


“喵喵喵……”李易峰想说话,可出声却是小猫撒娇似的叫声。


他眼光一闪,羞愧得低下头去。


“喵呜……”


陈伟霆目光便突然沉了下去,仿佛猎豹一般,让同是猫科动物的他,感到隐隐害怕。连忙拿起手机,噼里啪啦打一串汉字。


【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我中了女巫的魔法,要靠人类的气息,才能维持人形。所以我才穿你的衣服!】


陈伟霆看着屏幕,挑了挑眉,呵了一声,不说话。


李易峰更着急了,【不然,我话也不会说,我……】


也许是那衣服生了效,李易峰情急之下突然发出了一声“威廉……”


也不知多年幼的小奶猫成精,才有这么一声带着奶味,带着蜜意,甜的,纯的,香的声音。


陈伟霆眼里的光闪了闪,黑睫毛颤了颤。


李易峰又一声,近似哽咽的哭腔,委委屈屈得,“威廉哥~”


陈伟霆丢了手机,逼过来,突然鼻尖对着鼻尖,蹭来蹭去。就像平时他每次上班前,对他的猫所做的那样。


李易峰身体一僵,当即下意识想像平时那样,去舔陈伟霆刚刚长出微青胡茬的下巴,可脖子还未伸长,便忍不住喵得一声交唤,顺声停下了微吐舌尖的动作。


陈伟霆捉住了他前端翘着的那根,又捉住了他屁股后的长长的尾巴。


是要惩罚他吧?是的,怎么能不惩罚他呢?


李易峰想着,便情不自禁红了眼眶,眼睛雾水濛濛一片,盈盈湖光也似。看的陈伟霆下腹一紧。


他亲了亲李易峰的粉粉的薄唇,强令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样深沉沙哑,染着明晃晃的欲望,“傻猫,人类的气息不是这样获得的。”


“啊?”李易峰张大了嘴,于是便收获了一个唇舌交缠,呼吸过渡的吻。


陈伟霆说,“原来你是我的猫。”